首页 > 文化旅游 > 正文

天水伏羲文化旅游资源开发研究

2017-06-08 17:39:20 来源: 作者: 编辑: 点击:

摘要:上古传说中的三皇之首伏羲氏,是否真正作为一个伟大的个人而存在于历史,已有不少考证,尚需更多更深入的研究。但是,他所代表的是整个中华文明,这是无庸置疑的。无论是古代的传说还是当今的考古成果都是可以证明,这个中华文明的开山之祖,是和天水地区紧紧连在一起的。今天,将伏羲文化的精粹挖掘出来,并加以广大,也正是在弘扬中国的传统文化,这是天水地区的重要任务。同时,伏羲文化也是天水的一种极有价值的资源,以适当的途径大力推广伏羲文化,尤其是作为旅游业的一个中心,将会对天水地区的经济产生很大的促进作用。
关键词:伏羲文化、传统文化、天水地区、旅游业、经济发展

一、伏羲文化与天水地区的内在联系
今天的学术界,已经很清醒地意识到,历史和传说往往是掺杂在一起的,被认为是“历史”的记载,不可避免的有一些不真的东西在里面;而很多传说中却包含着一些史实。正因如此,我国古代一些传说中的人物,至今仍收到历史学界的关注。一个世纪以来,从皇帝到大禹,文学家们根据这些传说中的上古人物发掘出很多历史真相,揭示了人类史前生活的方方面面。
同样,伏羲文化带给我们的,也不应当仅仅是欣赏一个美好传说的闲适心情,而是一种对华夏古文明的探索和再思考的渴求。对于我们生长期间的这一伟大文明,我们寻根溯源,其尽头大约也就是到三皇之首的伏羲了。而华夏文明的这个始祖,与天水有着解不开的情结。
按晋代皇甫谧所言,伏羲生于成纪,后人提及伏羲的出生地,都沿袭此说,如唐代司马正贞、宋代郑樵等。如以汉代所设成纪县而言,其主要部分正是在今天的天水地区,后世的成纪县,更是完全在今天水境内。正如江泽民总书记1992年的题词所言,天水是“伏羲故里”。
传说并不是不足信的,与今天的考古成果相比较,伏羲传说中的很多密码就可以被解译了。近几十年发现的天水地区的大量古遗址,充分说明了这一地区是中华文明的发源地之一。尤其是1978年开始发掘的大地湾遗址,其中一期文化距今约7800年,早于中原仰韶文化的代表半坡文化千年左右。在遗址中发现了距今七、八千年的深穴窝棚式建筑和五千余年前的原始宫殿,10余种刻画符号、碳化的黍和油菜籽等。如果将伏羲传说与大地湾遗址相对应,很多问题就迎刃而解了,遗址存在的年限和其中的发现物,可用以证明传说中的很多细节。
大地湾遗址一期约在7800年前,属于早期仰韶文文明。早那个时代,火早已发明,这是燧人氏的功绩;在更早的时候,人们已在地上开始穴居生活。但是,由穴居至半穴居,意味着人们开始用自己的手和脑改善居住条件,是文明的一大发现,这一时期,后人归功于有巢氏。大地湾遗址一期所发现的深穴窝棚式建筑,正是人们已经开始半穴居的实例。而在先人的传说中,伏羲正是在燧人氏与有巢氏之后。
但是为何是伏羲,而不是燧人氏与有巢氏被后人尊为三皇之首,即上古的第一个帝王?据《魏书·李光传》所载:“伏羲创制,帝王相承,以至于今。”就是说,因为伏羲不但发展了生产,而且首创了一套制度,使得华夏文明开始出现前国家时代的政治组织,这种政治组织可能就是早期的部落。从今天天水地区遗址分布的规律来看,基本上可以确定,大地湾是整个遗址群的中心,居住于此的村民们不断地向四周扩散,到达今天的天水西山坪、杨集寨、师赵村等地。但是在很长的时间内,大地湾一直是这个部落的中心,以至于大约五千年前,在这里出现了原始的宫殿,在部落扩张的过程中,父系社会代替了母系社会,开始出现以男性为中心的婚姻制度;原始农业得以发展,人工栽培黍和油菜获得成功;并开始出现原始文字。按宋代史学家郑樵所言:“人生之始也,与禽兽无异,知有母而不知有父,知有爱而不知有礼。卧则呿呿,起则盱盱;饥则求食,饱则弃余;茹毛饮血而衣皮革。伏羲德和上下,天应以鸟兽文章,地应以河图洛书,仰则观象于天,俯则观法于地,中则观万物之宜,始作书契,以代结绳之政;始画八卦,挂有两爻,重而为六十四,名曰《连山》,象法乾坤,以正君臣、父子、夫妻之义;始作罔罟,以佃以渔,以赡民用;制嫁娶,以俪皮为礼。”虽然后世史学家加于伏羲身上的成就明显经过夸张,但还是可以看出这些成就的原形,以及当时社会的变化,在今天的大地湾遗址中大多还是可以找到的。因为野生植物的栽培成功,和各项发明的产生,导致“以佃以渔,以赡民用”的生产方式;因为原始文字的逐渐产生和应用,使“结绳之政”退出历史,通过婚姻制度和部落中的原始政治制度,使原来母系社会下“君臣、父子、夫妻之义”的更文明的社会。正是这些成就,使得伏羲“为百王先”。
当然,和所有传说中的上古帝王一样,伏羲明显不是一个人,而是一个时代各种进步人物的综合体,。上述各种成就,是不可能在同一时代完成的,即便是其中的任何一项,都要经过长期的探索。 伏羲是大地湾遗址所代表的文明中各个时代部落领袖的代表,同是也是宗教首领的代表,正因如此,他才会“仰则观象于天,俯则观法于地,中则观万物之宜”,画八卦以“象法乾坤”,创制历法,并且以龙(蛇)身出现于古代的雕塑、画像之上,以代表他的部落的图腾。
大地湾遗址在距今约4800年前出现断层,可以这样解释:由于战争或灾荒等原因,文明中心进行整体的迁徙,或许于后世周族的迁徙原因和路线相近,也可以从商代频频迁都的现象得到启发。郑樵在《通志》中是这样描述的:“伏羲,生于成纪,作都于陈。”整体的迁徙,很可能是这一文明在大地湾突然断层的原因,也是这个文明向西周扩展的起因。西安半坡、庙底沟等遗址与大地湾遗址的相似性,不正可以证明大地湾的文明沿着渭河谷地向外迁徙的过程吗?当然,这只是其中一个迁徙方向而已。
考古成果有力地证明了伏羲传说的合理性,及伏羲与天水地区的深刻渊源;更进一步地证明了这一传说的产生,是因为天水地区是伏羲所代表的文明的中心地区,就是说,先有天水这个中华文明的重要起源地,然后才有伏羲传说。由于大地湾遗址的时代之早和规模之大,其文明程度之高,都是国内所罕见的,可以说,天水地区是中华民族的重要起源地之一。
二、以伏羲文化为突破口开发旅游资源的必要性和可能性
今天的天水地区,正面临着一个经济转型时期。上世纪60年代我国进行大规模三线建设,大量工厂迁入内地之后,天水成为西部新兴的工业城市,机械、纺织、军事等工业在这里安家落户,使它在甘肃的重要性仅次于兰州,是甘肃的第二大城市和我国东部地区进入甘肃的门户。但是,在经济转型期,当国有企业的局限性开始显露之后,整个“三线”——主要是中西部地区的经济都受到冲击,天水自然也不能例外,原来的经济优势难以得到进一步发挥。而天水市区以外的各县,虽然乡镇企业曾经兴盛一时,但是小、活、灵的优势已转为劣势,需要较长时期的调整。对于整个天水地区,寻求新的支柱产业以发挥原有资源基础的优势,已成为刻不容缓的事。
目前,人们关注的新兴产业,是那种投入少、产出多、污染低、社会效益高的产业。其中首选当然是技术含量高的高科技产业,但是这种产业需要高度信息化,需要广阔市场,还需要大量的特定人才。目前天水要达到这种要求还有很大的难度。其次就是旅游业,目前,旅游业已成为世界上就业人口最多的产业,而且对于技术的要求相对较低,更易于操作。当然旅游业也有它的特殊要求,即当地必须有适宜于欣赏或休闲的自然景观,或有包含特殊文化内涵的人文景观,而天水正在这方面可说是独占鳌头,其中历史文化景观尤为丰富。在这种情况在下,为了迅速带动地方经济,发展旅游业当然成为必要。
然而,在发展旅游业时,开发这些文化遗产需要理清轻重、主次和先后关系,因为这牵连到有限的资金和智力资源合理利用的问题。纵观全国各地旅游资源开发的成功经验,可以发现,市场的独占性,即旅游资源的高度垄断,对客源的数量和地域范围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,但凡是知名度最高,对于全国、甚至海外的人们都有很强吸引力的景点,都是一种独一无二的类型,或者在全国同类型景点中最为典型或完善。在天水地区,景点为数众多,但是说到市场的独占性,可能只有与伏羲文化相关的景点才能做到,毕竟,伏羲的出生地目前是没有争议的,中华文明的根也就是在天水。今天天水地区要加大旅游业开发的力度,就不得不以伏羲文化为突破口。
那么,天水要打出“伏羲文化”的旗帜,是否有可能产生震撼人心的品牌效应,从而带动一方经济飞跃?很明显,这种可能性是非常大的,从天水地区现有的情况来看,与“伏羲文化”这个概念相关的俄旅游资源,有深刻的基础,主要包括两方面:
其一是显性文化。主要是指与伏羲文化相关的众多古迹、遗址等文化载体。天水在历史上个文化发达的地区,保存至今的古迹很多,其中较为著名的与伏羲有关的就是伏羲庙与八卦台,另外,大地湾、西山坪、杨集寨、师赵村、烟铺村等遗址,与伏羲文化是紧紧在一起的。这些都是天水地区特有的旅游资源。
其二是隐形文化。主要是指源远流长、脍炙人口的伏羲传说,以及当地的民俗风情等。伏羲传说出现于我国古代的史籍上,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。他不但流传与我国各地,而且随着华迁居海外,以远播异域。传说告诉我们,是伏羲创造了人类,因此,凡是在华夏文化的熏陶下成长起来的人们,毫无例外的是伏羲的子孙。黑发黄皮肤的中国人,无论走到哪里,它的根还是在中原大地,在伏羲的出生地天水。这对天水地区的旅游开发来说,是一笔巨大的无形资产。此外,当地保留的有关风俗,如对蛇的崇敬,崇拜伏羲的民间活动和民间艺术等等,都是特殊的、有吸引力的旅游资源。
上述的文化特征,都是天水地区即宝贵的财富。再加上天水地区的甘肃东部,与陕西、四川、宁夏距离都很近,最近几年竣工的几条高速公路,使其交通更为便利,作为甘肃门户的作用更为凸现。这些有利条件,都为伏羲文化在天水地区得到充分发挥,并在此基础上大力发展旅游业提供了可能性。
三、基本原则与开发思路
现代的旅游业竞争越来越激烈,对智力投资的要求越来越高,需要把握好大的方向,并注意因时因地制定适宜的方面策略。另一方面,在拥有独占性旅游资源的同时,天水地区也难免会有一些对发展旅游业不太有利的因素。如何改造不利因素使其不致于阻碍旅游业整体发展?如何是有利因素得到更好的发挥?我们借鉴国内外旅游资源开发的成功经验,结合当地的独特资源,形成了几条全局性、原则性的想法和一些有创新性的策略。
以整体和长远的目光来看,天水地区以伏羲文化为突破口发展旅游业,应当注意的原则:
1、结合中央的战略决策,抓住“西部大开发”的大好机遇。“西部开发”的决策,不仅意味着国家政策将逐渐向西部倾斜,将加大在西部投资的力度;而且还会吸引东部地区以及国外的资金、技术和人才;并使更多的人将眼光投向西部,渴望接近和了解这个区域。这一决策创造了良好的政策环境,对于天水地区的旅游业来说,开发初期所需的大量资金、技术都有获得解决的途径,并且有广大的潜在市场可以开发。当务之急,是趁西部开发尚处在初期,以强大的宣传攻势,让东部以及更广大地区的人们了解天水,了解天水的文化景观以及在中国历史长河中的特殊地位,使东部的商人正确估量天水的投资价值,使普通人怀着寻根的热望踏上这块土地。在“西部开发”初期取得成功,将使天水的“优秀文化”品牌随着“西部开发”的深入,不断提高知名度,增强吸引力,使天水的旅游业获得长足的进展。
2、结合本地区的资源和产业结构。应当按照当地的自然、人文环境和经济背景,发展有特色的旅游业,只有适当评估本地的资源优势和产业结构之后,才可能找到发展的基点和方向,最有效地利用本地的优势。进一步的,对于经济转型期间的天水来说,旅游业并不仅仅是旅游业本身,它还应该被当作产业链的首要环节。以旅游业为中心的前导行业,乡镇企业、养殖业、种植业围绕这个中心和前导,进行充分地发展和适时地调整。在以重点发展伏羲文化为品牌的旅游业的前提下,各行业都充分利用这一品牌,这样不仅能使各行业互相促进,协力打响这一品牌,也能达到整条产业链的共同发展。
3、结合可持续发展的理念。扼要的说,可持续发展主要是指保护环境,合理利用旅游资源,保证旅游业长时期稳定发展。对于游客来说,这涉及到“生态旅游”的概念,即不破换旅游地的环境,达到人地和谐。但是可持续发展的概念首先应当存在于开发者的心目中,在旅游资源的初期开发阶段就应当注意环境保护,包括在开发景点时避免采用容易产生污染的形式,以及控制旅游业的相关产业的污染,并由地方政府对当地所有产业进行监控,取缔重污染源。然后才可以谈到开发后的环境管理问题。其次,要考虑到维持社会安定的问题。新行业的建设和经济转型将会涉及很多人的权益问题,可能会导致一些影响社会安定的行为。另外,旅游业的发展,意味着成分复杂的外来人口的大量进入,其中有游客,有外来就业人员;开发旅游业,不得不尽力发展交通,这样又会带来大量的过往旅客。近年来我国很多城市的经验证明,外来人口对社会治安的影响要大于本地人口。调整利益关系、维持治安以保证社会安定,是必须注意的问题。天水地区需要一个可以长期推动经济发展的产业结构。因此可持续发展的概念 必须时刻存在于开发者的心目中。
开发天水地区的旅游业,我们已确定了以伏羲文化为主要品牌,这是一个纲领。在实际操作的过程中,还需要有一些具体的策略。这些策略大致可以概括为以下四点。
1、加强伏羲文化品牌。充分开发当地与伏羲文化有关的文化题材,深入发掘伏羲文化的内涵,形成以伏羲为中心的文化网络。在传说中与伏羲有关的许多人、事、物,都可以作为开发的素材,如八卦、易经、龙图腾、造人传说、女娲等,在当地保存的一些民俗,如正月十六伏羲生辰等,也可以加以利用,开发出有特色的民俗旅游。将伏羲文化向纵深发展,必须突出优秀文化与华夏文明的关联,强调其对西部文明甚至对整个中国文化的重大影响。
2、以及各内涵为主线,构建伏羲文化主题游系列。由于天水的旅游资源重在人文景观,这些人文景观中的大部分涉及华夏文明的发源地这一概念。因此这些内涵都可以围绕“寻根”这一中心,延伸出三条线索:一是围绕伏羲、女娲造人及以伏羲为三皇之首的传说,以伏羲为人类始祖,营造一个寻根系列;二是结合考古成果及“伏羲创制”说,以伏羲时代为华夏文明的草创时代,构建起寻根文明曙光的寻根系列;三是利用史籍中许多姓氏源于伏羲或天水的记载,以伏羲和天水为一些姓氏的源头,为人们追溯血缘的源起开发“家庭寻根”项目。李姓为唐代国姓,即自称出自“陇西成纪”,赵为宋代国姓,亦称源于天水,在宋以后的典籍中,宋代常被称为“天水一朝”,排在百家姓前四位的赵钱孙李,即有两个起源于天水,这也是天水的一大文化优势,再加上历代天水所出的许多名人,组织这种“寻根”活动显然是很有基础的。这种“寻根”活动可以适合不同层次、来自不同地区、有不同兴趣的游客的需求,当然,在构建主题旅游的同时,并不排斥包括麦积山、大地湾以及天水市区的伏羲庙、兴国寺等著名景点在内的常规的旅游路线。
3、形成伏羲文化的若干空间组团。根据不同的内涵、资源,形成几个空间组团,以几个重要景观为中心,在开发次序和开发力度上有所侧重。在天水地区,与伏羲文化有关的景点,最著名的是伏羲庙、卦台山及以大地湾为首的众多遗址。但是,这些景观发布并不集中,因此,在开发各种主题旅游题材的同时,还需根据资源的空间分布,组合为几个空间组团,组团之间开发先后和力度应当有所不同,一个组团内部也应有侧重点。只有从全局出发,对于各种旅游资源进行合理评价,进行有重点、有步骤、阶段性地开发,才能充分利用有限的人力物力。资源得到有效地整合,才可能使投资不断获得回报,使旅游业获得持续发展。
4、形成伏羲文化的辐射网路不仅要充分开发本地旅游资源,还要谋求地区间的系统合作,以形成辐射网络,从而达到资源的充分利用。大致说来,在较小范围内,以河西走廊为主体,以敦煌、武威、兰州为节点,共同形成河西走廊旅游联动网络;为更大的地域范围内,改善基础设施,解决交通问题,以西安、宝鸡、汉中等地区为基点和中介,进一步吸纳中部地区的客源;进而将眼光放到江、浙、闽、广等东南沿海地区,吸纳其资源开发的资金,并作为旅游市场开拓的重要腹地;与此同时,尽可能地以文化认同、文化寻根为纽带,面向海外华人华侨及中华文化的爱好者,积极推动伏羲文化海外影响力的扩大,使之成为旅游资源开发的广阔的潜在市场,以强有力的宣传态势作为旅游业开发的先导,充分依托现阶段西部开发的形势,创造更多与外界接触的机会,让全国和海外的人们更了解天水,让所有华夏子孙深刻认识到,这里是中华民族的根,他们是由这个根衍生出去的茂盛的枝叶。

参考文献
(1)、李玉顺 主编 《伏羲颂》---天水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编;
(2)、李世荣 主编《走进天水》---甘肃文化出版社;
(3)、马天彩、牟本理 编著 《天水畅游》---甘肃人民出版社。

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版权声明 |